亚洲欧洲自拍拍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诚信建设
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现状与展望
浏览次数:1195   信息来源: 半月谈发布时间:2019-03-18 08:50

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取得重要进展

从国家层面看,我国信用建设取得八个方面进展

一是社会信用体系顶层设计基本完成,组织机制完善等基础工作取得突破性进展。以《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和《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等文件正式发布为标志,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顶层设计基本完成。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范畴涵盖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和司法公信等四大领域。在组织机制上,国务院在2007年就成立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部际联席会议。2012年,部际联席会议进行调整,由国家发改委、中国人民银行牵头,成员单位达40余家。

二是建立了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制度。截至2018年3月底,全国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存量代码转换率为99.8%,存量证照换发率82%;个体工商户存量换码率95%,为社会信用信息归集共享奠定重要基础,为商事制度改革和“放管服”改革提供重要支撑。

三是实现了全国范围内的社会信用信息归集共享。截至2018年6月,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已联通44个部委和所有省区市,归集各类信用信息175亿条,并与国家人口库建立了信息核查与叠加机制,完善了自然人基础数据,推动消除政府部门间“信息孤岛”,加强协同监管。同时,“信用中国”网站等平台向社会提供公共信用信息查询服务,日访问量达千万人次级。

四是建立了部际联动的联合奖惩制度。目前,已签署信用联合奖惩合作备忘录37个,制定联合奖惩措施100多项,初步建立起“发起-响应-反馈”机制。截至2018年4月底,全国法院累计公布失信被执行人1054.2万人次,累计限制购买飞机票1114.1万人次,限制购买高铁动车票425万人次。市场监管总局累计吊销市场主体1848万户,公布经营异常名录457万户、严重违法失信企业3.3万户。在法院公布的失信被执行人中,有近250万人慑于信用惩戒主动履行义务。相关红黑名单信息通过“信用中国”网站向社会公开,在招投标、政府采购等过程中广泛查询使用。

五是发布实施了《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确立企业信息公示制度,改企业昙熘贫任瓯ㄖ贫龋⑿姓砜珊托姓ΨP畔7个工作日内双公示制度。

六是推出了首批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国家相关部门于2015年、2016年组织两批共43个城市创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2018年初,杭州、南京、厦门、成都、苏州、宿迁、惠州、温州、威海、潍坊、义乌、荣成等12个城市因创建成效突出被评定为首批示范城市。此外,批复同意长三角地区创建国家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区域合作示范区,试点探索形成了一系列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

七是信用法规和标准研究加快推进。信用法、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条例、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管理办法已形成初稿;截至2017年6月,企业信用评价指标、企业诚信管理体系等28项信用领域国家标准发布。

八是市场化社会信用服务体系建设日趋完善。截至2017年6月,共有约130家企业征信机构和约100家信用评级机构在央行系统备案并开展业务。2018年1月,百行征信有限公司获得首张个人征信牌照。

从地方层面看,截至2018年7月,陕西、湖北、上海、河北、浙江5个省市已出台地方性信用法规;南京市推出“市民诚信卡”,为广大市民提供信用服务;杭州市为诚信市民提供公共交通先乘车后付款、图书馆借书免押金等优惠便利服务;苏州市推出“桂花分”,探索市民信用评价;上海浦东研究“政务诚信指标体系”,支持政府诚信建设。此外,很多省市积极探索以信用监管手段优化营商环境。

我国社会信用缺失问题尚未根本扭转

虽然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取得了重要进展,但只是在部分领域形成了“不敢失信”的初步氛围,全国范围内的“不能失信、不愿失信”的局面还远未形成。

首先,社会诚信缺失和信用交易风险问题仍较突出。由于法治不健全、道德文化建设滞后,市场经济体制尚不完善,违背法律法规、不执行合同契约、不兑现承诺和不遵守公共道德现象突出。这些失信现象已超出经济交易范畴,涉及社会交往、商务交易、政务诚信和司法公信等领域。与此同时,近年来我国实体经济经营困难,企业应收账款规模攀升,局部金融风险时有发生。

其次,公共信用机制与市场信用机制发展很不平衡。公共信用机制与市场信用机制是相互补充、互通互动的关系,任何一方面有短板都不利于社会信用体系的健全和良性运转。近年来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主要是围绕公共信用机制展开,整体上对市场信用机制建设重视和引导不够。我国各种类型的市场信用机制发展也很不平衡。平台型企业(以电商和共享经济平台为主)和供应链核心企业诓康信用机制建设基本处在自然发展阶段,行业组织自身发育不良、信用建设基础薄弱,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各个分支发展不均衡,尚未形成完整产业链和生态体系。此外,信用法规标准不健全,信息孤岛和信息滥用问题突出,线上线下发展不平衡,信用评价和信用服务市场秩序问题凸显,甚至出现网上虚假交易、恶意差评和炒信(利用网络虚假交易炒作商家信用)等现象。

再次,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体制机制面临挑战。目前我国主要依靠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部际联席会议推动相关工作。虽然主要牵头单位推动协调力度很大,但由于全国性信用建设法规尚未出台,不同部门重视程度和工作思路不一致,在信息共享、联合奖惩等工作协同方面仍面临诸多困难。